唐渚清

此生无悔入荣耀,但求一睡君莫笑

做梦

  我做了一个梦。
  
  我梦见叶修转学到我们班,就是那个有着荣耀记忆的叶修,年轻的十七岁。

  我跟他是同桌。

  “初次见面,我是叶修”

  “叶神,你好”

  “为什么叫我叶神?”

  “因为你就是我心里的荣耀之神啊”

  “你知道荣耀?”

  “当然”

  他低声笑了一下 “那么,你好,兴欣叶修”

  “诶?”我惊奇了一下

  他问我为什么突然这个反应

  “因为是‘兴欣叶修’啊,叶神你现在才十七岁吧,我以为是嘉世叶修呢”

  “不都是我么”

  “不一样的,叶神,嘉世不一样,你也不一样”

  “为什么”

  “我说的嘉世,是前三赛季的老嘉世,不是第十赛季之后的新嘉世,更不可能是第四到第十赛季的,实为商品的嘉世”
  
  “有着嘉世精神的嘉世,才是嘉世,而第四到第十赛季,没有团队意识,充满勾心斗角,没有嘉世精神的嘉世,不能被称为嘉世”

  “前三赛季,被老嘉世成员一手拉扯起来的嘉世,成为王朝”

  “第十赛季之后,被邱非重建,浴火重生的嘉世,是个火种”

  “中间,被利益腐蚀,乌烟瘴气勾心斗角的嘉世,一件商品”

  “那我呢?我,哪里不一样了?”

  “其实叶神这么聪明,你自己也知道答案呀”

  “可我就想听你说啊”

  “前三赛季,你有着少年的张扬,青春的热血,有一群可信任的队友,被全队宠着,只需要一把却邪放开战斗,因为有队友做你的后盾,你不必忧心其他”

  “之后建立兴欣,同样有一群很棒的队友,队里的气氛一如当年的嘉世,但是你,没有了年少的张扬,成了大家长,要操心所有,想着战术,成为大家的后盾,队伍的支柱,但队友同样信任你配合你”

  “中间呢?除了沐橙,无人支援,你再强,战术素养再高,也救不了一个一盘散沙,毫无悔改的队伍,每次团队战,都打的是二对五,没人信你,甚至想着怎么把你搞下台”

  “其实你从那个嘉世退役,我很高兴”

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“那样的的嘉世,除非让它浴火重生,否则救不回来,而你,是那个可以让它‘浴火’的人,邱非,就是那个可以让它‘重生’的人”

  “你说的很有趣,那么,我们要上课咯”

我都写了些啥
我也不知道
算是随笔吧

评论(2)

热度(7)